吉末キノコ

旮旯底养老院员工。
经常神智不清的深夜工作者。
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赶稿。

【FGO/赫咕哒】白昼梦与夜想曲·02.5 幕间物语·警察局

·蛇皮作者终于暂时从底特律爬了出来

·写完估计回头就去三周目了【x

——写在前面——

·赫克托耳×咕哒子 现代paro

·继续我流OOC

·此幕间为警察组场景 算是一个警局内部日常罗摩怼老赫的交代

·没有咕哒【ntm 但是有狗!【x

·已经脱离傻屌变成了正剧怎么回事

前篇→【FGO/赫咕哒】白昼梦与夜想曲·01 Spring

          【FGO/赫咕哒】白昼梦与夜想曲·02 Early Summer

 ————————————————————

 

 

        常言道: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出门遇罗摩准没好事。

        现在赫克托耳面前摆着的这一大摞调查材料便是活生生的证据。本来他和平常一样踩着钟点在前台签到,正打算去食堂吃个早饭就被突然出现的罗摩一路拖到了【盗窃犯罪科】,然后不由分说地被按在桌子前命令他开始工作…………先不说早饭都没吃打不起精神,赫克托耳抬起手指了指门牌:

        “罗摩君啊,我们是不是走错了办公室。”

        “阿尔托莉亚局长让我们来给盗窃科帮忙。”

        “让大叔我吃个早饭总可以吧?”

        “局长的命令优先,而且已经过了食堂的早餐时间了。”

        “……你和局长越来越像了。”

        局长不懂人心就算了你也这样……日子不好过啊。嘛,他也就只能想想,这话真的说出来怕是会被禁烟一周,使不得使不得……

        不过这里一向没有什么太大的事件发生,上次的案件也只是协助调查的程度,所以常驻警局的警员真的是没有多少,也就刚刚好到达最低标准。能让局长做出调派人手的决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呢?而且不是重案科也不是暴力科,而是盗窃科……?

        空想也想不出来什么,赫克托耳认命地拿起了面前的文件看了起来。一连看了两三份都大同小异,什么院子里的香草被人偷了啊,自家老母鸡下的蛋被偷了啊……唔,这份比较奇怪,丢了放在窗边桌上正准备吃的蛋糕?您怕不是间歇性失忆自己吃了结果忘了吧……还是说有路过的小馋猫?得让巡逻队之后注意一些街上的流浪猫狗赶紧给它们找新主人。

        接下来几份也都是这样莫名其妙的小案子,不过渐渐地被盗物品的价值开始明显增长。从一开始无伤痛痒的食材,到现代装饰画,再到个人收藏品和珠宝。短短两个月发生了十几起盗窃案,从调查报告来看无一不是干净利落,除了发现被盗物品不见之外,没有留下任何线索。

        “啧,除了毫无线索以外没有任何共通点啊……”

        “所以才会把你借来帮忙。”

        冒着热气的咖啡放在桌上,还有一袋温热的三明治被毫不温柔地拍在了赫克托耳脸上。罗摩在他查看档案的时候还是去给他买了早餐。

        “吼,你小子还算是有点良心。”他撕开包装咬了一口,“借我这么个懒散大叔过来也不会查出什么新玩意儿,Caster那家伙怎么想的。”

        “虽然你平时毫无干劲,自由散漫,浪费税金,是大型不可回收垃圾——”

        “你到底有多少种损我的形容词啊?!”

        “但你毕竟还是那个赫克托耳。听说都厅的破案率到现在还没有人能超过你。”

        罗摩的眼神过于清澈,还带着一点隐约的后辈对前辈的敬仰。尽管平时是那样的态度,实际上对于曾在首都警察总部留下过辉煌战绩的前辈抱着憧憬。        

        “陈年旧事还是别再提了……”

        “如果态度能够认真一些的话,我觉得你绝对不会因为惹怒上司被贬职到这里养老。”    

        “咳——你一句话不怼我是会死吗!”            

        赫克托耳被罗摩怼到差点被三明治噎住送上西天,赶紧拿起桌上的咖啡灌了下去。本以为这个过于直球的后辈结了婚能变得温和一些,没想到变本加厉,和以前在都厅时一天到晚找自己茬儿的那个骑警队绿毛小鬼一样难缠——想到这里他不禁揉了揉隐隐有些疼的头。

        “哟,一大早的就很精神啊。”两个人回过头看向门口,盗窃科的主人正晃晃悠悠地走进大门,“热心工作是好的,不过一时半会儿也查不出什么不用那么努力啦~”

        那你着急忙慌地和局长借我过来做什么啊!————赫克托耳在心中的呼喊并没有付诸实行,毕竟他不想被整队的警犬追着跑一天。

        “……痕迹检索可是你的强项,需要我来看这些看着就头疼的档案吗,Caster。”

        “就是因为毫无痕迹没有我发挥的余地,才来找你的。偶尔也干点正事吧,税金小偷。”

        “……原来罗摩是和你学的。”

        赫克托耳表情纠结地扶着头,面前这位盗窃犯罪科科长兼警犬队训练师的人——Caster·库丘林他可不想招惹。

        库丘林家四兄弟全都叫做库丘林,只能靠前缀来分辨。暴力犯罪科的库丘林是家里的老三,虽然也有人会叫他Alter,不过他们几个人则会直接叫他库丘林。顺便一提,二哥Lancer在巡逻队,老幺Proto则还在念警校。

        Caster和赫克托耳一样是从都厅调职,不同的是Caster是自愿申请,美名其曰合理分派优秀警力资源,其实只是给自己找个借口过清闲日子。赫克托耳深知自己这位常年的同僚有怎样的实力,真的动起手来怕是他家三个弟弟一起上也拦不住他。

        “早安,Caster。既然资料整理不重要的话,我们来讨论一下今天的重头工作吧。”罗摩一本正经的打过招呼,便拿出了手中的日程手帐开始安排工作。

        这个小镇为何如此宁静,就是因为不稳定因素都在警察局。而警察局之所以还能如此和谐,是因为我们有罗摩。

        “是那个吧。”Caster勾了勾嘴角。

        “是那个啊……好麻烦,大叔我去抽根烟回来再说。”

        说完赫克托耳便站起身,拍了拍罗摩的肩膀走出了办公室。

 

 

        TBC

 ————————————————————

大家好!你们的坑爹作者回来了!我想死你们啦!【被暴打

想了想这一篇并没有赫咕哒的互动 于是临时起意改成了幕间番外【ntm还有脸打咕哒子的tag

罗摩作为唯一一个亚洲神话体系的员工,是混乱的警察局里唯一的秩序守护者【淡淡

个人有详细交代细节背景的臭毛病 就 很爱构筑一个完整的人物关系图…………导致废话连篇完全没有主线【x

但就是很爽!【打死她

就单纯想写写这些背景故事!【继续打她

正式的03已经想好了 但是吧……

蛇皮作者爬回了底特律【x

我还想写底特律paro【超大声 

评论(2)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