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末キノコ

旮旯底养老院员工。
经常神智不清的深夜工作者。
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赶稿。

【FGO/赫咕哒】关于那对本应去拯救人理却一直咸鱼的主从·最终转临

※R18※查扣车辆已修复【x

·我流咕哒 OOC

·咸鱼主从系列最后一篇

·虽然我还没有羁绊Lv10但姑且当他俩到了吧【淡淡

羁绊真TM难刷。

·是你们想要的车。·预热超长

·谁上谁说不好但是你们话好多。明明是作者你话多

·作者就是喜欢做细致的前置铺垫真是对不起【土下座

前置→【FGO/赫咕哒】关于那对本应去拯救人理却一直咸鱼的主从

           【FGO/赫咕哒】关于那对本应去拯救人理却一直咸鱼的主从·再临

————————————————————

       在整个迦勒底为了再次显现的短期特异点忙成一团的时候,最后的御主正跟自己的中意从者跑到迦勒底的人工温室里偷懒。说到底,就是这个懒散地不行的从者跟她说嫌麻烦的话不要管就行了。

       “早知道把沙发塞到礼装里带来了——”

       “在把从者当做灵子沙发的时候说这种话,大叔我要罢工了哦。”

       “哎呀~但是你又不会这么做~有沙发的话可以一起在上边午睡呀~”赫克托耳盘着腿坐在树下,立香则坐在他身上舒服地伸了个懒腰。

       “哈……虽然不是沙发,大叔带了别的东西给你。”他拿出准备好的东西扣到御主的头上,然后调整了下位置,往前探出身子看着她。

       “……头盔?”立香摸了摸脑袋上戴的东西,顶端还有保养良好的红鬃毛。

       “嗯……果然不适合你——”赫克托耳撑着膝盖,上下打量了一下之后一脸理所当然地笑起来。

       “你除了木马和头盔以外就没什么好送的了吗?”立香把头盔摘下来用力扣到旁边这个脑袋上,还掸了掸鬃毛,“嗯,你也不适合。”

       “哎呀,这可是活着的时候陪了我很长时间的东西,大叔觉得对自己还是挺重要的才送给你……”他皱了皱眉眉头,有点无奈,看着换了个姿势跪坐在面前的御主叹了口气,“……真的不适合?大叔好歹有‘头盔闪亮的赫克托耳’这个称号呀……还以为能对御主耍个帅什么的。”

       然后他的御主伸手把头盔摘下来放在身前,手肘撑在上边眯起眼盯着赫克托耳。一般来说,立香这样盯着他不放的时候,后边都会有点什么事情等着他。像是一开始被召唤的时候,用一发Gandr欢迎还没踏出召唤阵的他来到迦勒底;像是在走廊上一起偷懒看着雪景的时候,被抢了烟还被轻易地戳破本想忽略的想法;又像是装醉跑回房间给自己调酒的时候,被摆了一道让烟草和薄荷混在一起。

       “你说过的吧?自己对活着的时候的事已经没有留恋了。”立香敲敲头盔,向前探过去,“我知道你很宝贝这个头盔哦。不过……它也是属于活着的你的东西。但是啊……”

       “你现在的特洛伊是谁?”她把手搭在他肩上,近到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

        赫克托耳不用想也知道,他的御主瞄准的是之前没有完成的后续。本想着是要小心翼翼守护的对象才没有下手,止步于酒精作用下短暂的亲密。可这小小的捕食者倒是完全不在乎,那自己操的到底是哪门子的心啊。

        “说过的吧?是御主。”既然如此,成为保护者以外的角色说不定也不错。这么想着用手把对方揽过来,“那么你想要什么呢?”

        “你现在有的东西。”近在咫尺却在触碰到的瞬间停下,收回了手,“不过换个地方吧,在这里的话要被骂的。”

        赫克托耳瞟了一眼温室角落里的监视器,罗曼医生没有狂奔过来冲自己喊“你到底对我家的孩子在做什么!”一定是托达芬奇按住他的福,之后一定要好好感谢她。然后站起身,把头盔又扣在立香头上,也没管后者的嘟囔,牵起手离开了温室。

 

无证驾驶在线蹬自行车.jpg


        然后抬起手整理少女的头发,又温柔地揉揉橘色的脑袋。

        “大叔我,这次赢了吗?“

        “这次就算你赢。”立香靠着他,抬起手揪了一根胡子,后者吃痛得叫了一声,“但是下次我一定会赢。”

        真是好胜心强的小家伙……心思和年龄完全对不上。赫克托耳这么想,但想想自己这个岁数却被个小姑娘撩拨还上了套,也还是阅历不够啊。

        “我去洗个澡,赫克托耳你拿着这个去找达芬奇亲拿些东西。”立香从床边的柜子上拿了一张画着达芬奇亲简笔画的卡片交给他,便翻了个身下床跑进了浴室。

        赫克托耳挠挠头,拿着卡片正准备开门去做自己御主交给的任务。

        “赫克托耳——”立香从浴室探出头。

        “嗯?什么事?要洗澡就赶紧去啦,光着身子感冒了可——”

        “∑'αγαπώ.”

        拉着门把手的枪兵呆在了原地,看着橘黄色的脑袋收回浴室,里边传出了花洒的声音。

        “没想到都死了一遭了,还能听到有人和自己说这句话。”他闭上眼,似乎把她和记忆中的人的身影重叠了起来。

        嘛,在她洗完之前把事办好回来吧。赫克托耳走了出去,关上了房间的门。

 

 

 

        “……所以说,你是为了这个才做那些事的?”

        赫克托耳眉头抽动,怀里抱着装满了种火的圣杯。

        “这可是你最后一个圣杯啦——提前提升一下魔力上限不是当然的嘛。”

        立香则坐在沙发上吃着刚从罗曼医生嘴下抢来的卫宫妈妈特制奶油蛋糕。

        “唉……头好疼。”奈何手里抱着圣杯没有办法揉太阳穴。

        “要不要吃蛋糕?”少女叉起一块,把叉子举到半空中。

        “要。”

 

        Fin.

————————————————————

各位催了这么久的车我给各位开出来了!

无证驾驶小破车带着这个系列完结了——终于算是平了一个坑

几年没开过车简直逼死自己😂想想咸鱼主从这几篇其实打咕哒赫的tag才对【x

车是听着ステップアップLOVE开出来的,DAOKO和冈村骚大叔【x这首歌俩人声线和歌词都非常适合我家这对咸鱼呀XD

本能寺都结束了这俩人都没去打也太咸鱼了!然而我没少打。

然后我们在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填的白昼梦与夜想曲再见【躺

评论(14)
热度(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