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末キノコ

旮旯底养老院员工。
经常神智不清的深夜工作者。
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赶稿。

【FGO/赫咕哒】白昼梦与夜想曲·04.5 幕间物语·咖啡馆

——写在前面——

·赫克托耳×咕哒子 现代paro

·大叔他坐骨神经痛这一节只在对话出场

·其实早想好了就是懒。【打死你

·杰基尔&海德视角的咖啡馆的故事


前篇→【FGO/赫咕哒】白昼梦与夜想曲·04 Night's Dream

———————————————————————



        杰基尔的一天很长。

        6:00

        洗漱完毕后,杰基尔把红茶放到炉上等待煮开。这段时间他则去敲了敲卧室的门,确定里边的人应了声才走进房间。

        闹钟被按掉扔得老远,而它的主人果不其然还缩成一团赖在床上。

        “立香,到起床的时候了。”

        “再睡一下————”

        果然不可能这么简单就叫这个赖床虫起来。杰基尔自然知道这一点。

        “……今天的早餐有教授的红茶,还配了牛奶。”

        橘色的呆毛抖动了一下,从被子里露出半张脸。完美地上钩。

        绅士自然不能做出看女士换衣服的举动。杰基尔退出立香的卧室,向早就起来的教授传达了半小时后用餐的消息后,回到厨房继续准备早餐。

        向春之丘的一日三餐都是杰基尔负责的。立香还没来的时候,杰基尔因为年纪还小,饱受教授那出神入化的“英式美食”的摧残,被迫学会了烹饪这门技术。也多亏如此,立香并没有机会体验教授的手艺。


        8:30

        咖啡和三明治的早餐套装四份。

        杰基尔把准备好的外卖装好拿给立香。这现在依然是给警察局的独家服务。每当警察局加班熬夜的时候,她总会收到来自赫克托耳先生的短信,拜托第二天早上送外卖。

        只不过在仲夏节之后,立香收到消息时,经常会先对着手机发一阵呆,然后“嘭”的一声变成柜台里边红丝绒蛋糕的颜色。杰基尔自然是能猜得到,但也不想知道除了拜托外卖以外,里边还写了什么内容。

        “那我出门啦~开门前我会赶回来的。”

        “路上小心。还有……记得要做的事吧?”

        “……嗯。”

        “…………”

        “工作的时候不要掺杂私人感情对吧?我知道的。”

        看着立香拍拍脸,笑着和他说马上回来然后跑出店门的身影,杰基尔觉得有时间还是应该和她谈谈。

        “给予猎物越甜美的诱饵,就应该同样给予最绝望的结局。哼哼哼……”

        “您也不要在工作中夹杂私人感情。新的茶具还没送来,请不要用我的收藏品泄愤。”

        杰基尔实在是不想对窗边固定座位,正处于过保护老父亲状态下的教授做过多评价。上次教授没有控制住,把他自己的茶具摔出了裂痕,为他寻找同样款式的高价茶具单品,杰基尔可是没少费力气。现在他正拿自己喜欢的茶杯给教授做替代品。

        不过,他也不是不能理解教授的心情。

        杰基尔把看板支架放到店门口,直起腰叹了口气。


        16:00

        咖啡馆的门被推开。

        来的是个意料之外的人。


        “欢迎光临——比利先生今天居然有时间来这里。”

        杰基尔露出标准的营业笑容,等对方入座后转过身开始制作饮品。即将入秋的连日阴雨,让气温一路降低,就算是比利也从冰沙换成了热奶茶。

        “请用。说起来,今天只有您一个人?”

        “啊……我是被罗摩扔出来跑腿的,等下就可以直接下班。库丘林去警校给他们上实战课程。大叔嘛……你知道的,既然早上有立香来送外卖,他现在还被埋在那些文件堆里。”

        比利放下杯子看了看四周,发现没有立香的身影。得知客人不多她去后边休息后,他趴在桌子上开始了来自资深单身狗的感言。

        类似:「蓝闪蝶」的犯罪预告函害得自己一直在加班;加班就导致自己没时间去和小姐姐们约会;不能约会就算了还要吃狗粮;吃狗粮就算了还是那个赫克托耳的狗粮;赫克托耳的狗粮就算了,居然不是在咖啡馆而是在警察局都要吃狗粮了真的好气啊!!!!

        ↑这样的发言。杰基尔在脑子里总结了一下,的确是不能当着立香的面说的牢骚——毕竟不管是加班还是狗粮,两者的原因都是她。

        “至少希望在警察局的时候收敛一下啊——工作时间禁止明目张胆地卿卿我我——”

        不过这些牢骚,在他看到立香从休息室出来后就戛然而止。和立香打了打招呼,便结账开溜了。


        “虽然哥哥我不想对少女的恋情多说什么……”

        “杰基尔你的口气好像教授。”

        少女嘟起嘴,抬头不满地盯着对方。杰基尔自然是识趣的,但多少还是有些担忧。

        “只要你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


            22:00

        「向春之丘」结束营业。

        杰基尔关上店门,回到地下的控制室,将早上立香从警局获得的信息逐一核对,并在系统里进行标记。

        接下来就不是他的工作了。



        海德的一天很短。

        0:00

        夜深人静,灯火也已熄灭,只有寥寥路灯还照亮着街巷。

        两个不显眼的身影穿梭在城市的夜幕下。

        “喂,你确定拿到的信息没问题吗?”

        “这不正要去进行侦查吗!”变装少女没好气地白了一眼旁边那个看起来就很不良的金发红眼的人,“早上去外卖的时间,根本没有能够单独完整地查看布控图和监控摄像头位置的机会啊。”

        “难道不是因为你忙着打情骂……唔哇——”

        海德本想调侃一下立香,却被她横绊一脚,差点从房顶掉下去——当然他才不可能真的掉下去。调整回状态,一抬头就看到下黑脚的人在对面的房顶,对着他挤了个鬼脸转身就跑。

        “不服我们看谁先标记好所有目标呀!”

        “死丫头你给我站住!”


        毕竟只是侦查,自然无事发生。确认过信息之后两人便准备回程。

        “我说……”

        “……”

        “我说!!!”

        “干嘛啦!”

        少女这才停下,转身看向海德。

        海德倒是已经习惯了。毕竟这么多年,他能控制这幅身体的时间加起来也只有杰基尔的一半,和立香的相处模式想变也很麻烦,干脆就放弃了。

        “立香你是不是真的喜欢那个大叔了?”

        立香大概是没想到,海德会叫她的名字,问这个问题。沉默了片刻,对他点了头。

        “……品味真差。”

        不顾后边少女的怒吼,海德便先跑了出去把她甩在后边。


        如果,只是说如果。如果出了什么意料之外的情况,海德一定会优先去保护藤丸立香。这幅身体的另一个主人大概也会这么做。

        教授?他才不会管那个老头子是怎么想的。

        在控制室把侦查记录上传,交换控制权。



        杰基尔和海德,周而复始,漫长又短暂的一天。


        tbc.

———————————————————————

是flag吗?

别问我鸭我就想写而已x



圣诞节应该有《夜空巡礼》的番外和单独更新

我努力不咕咕咕x

评论(4)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