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末キノコ

旮旯底养老院员工。
经常神智不清的深夜工作者。
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赶稿。

【FGO/赫咕哒】夜空巡礼·中

·歌曲突发系列 架空paro

·还是混合了月世界设定

·内含个人解读第一法的胡说八道x 请注意

·引用《银河铁道之夜》的部分设定

 

 

接→【FGO/赫咕哒】夜空巡礼·上


 

————————————————

 

        藤丸立香走出图书馆的大门,温度差让她搓了搓手,呼出的白气消散在空气中。

        她刚刚读完的那本《银河铁道之夜》。

        立香读着乔邦尼的故事时,脑海中回想起那个梦。

 

        书中并没有过多地描写列车内的装潢,梦中却很清晰,清晰到连座椅上的雕花都可以看清。

        书中有很多和乔邦尼相遇的乘客,梦中却只有她一人。

 

 

        书中没有列车长,梦中却有。

        立香并不记得他的长相。这是梦中唯一模糊的部分。


 

        “上次是说……猎户座车站吧。”

        立香抬起头,在冬季大三角中寻找猎户座并不是什么难事。

        尽管只是梦,能在夜空中做一次短暂的旅行,怎么都不会是糟糕的记忆。


        立香拉了拉围巾,把手放进大衣口袋,边想着‘回去叫上奥尔加和玛修煮火锅吃吧’,边走下了图书馆的台阶。

 

 

 

        第二次

 

        立香又一次在那辆列车上醒来。

        她揉了揉眼睛,又看向窗外——虽然角度有些许区别,但的确还是那片星海。

 

        “书都还回去了,怎么还能梦到后续……”

        “……大叔我才想说,怎么还能有人两次在不该乘车的时候上了列车啊。”


        熟悉的,慵懒的,让人放松的声音。

        立香向声音看去,模糊的那部分记忆也变得清晰。


        “又见面了,列车长先生。”


        这位嘴上说着麻烦,脸上也看起来懒洋洋的列车长,实际上并不讨厌自己。

        立香很清楚这一点,不仅是因为他上一次这样说过,也是因为他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变出了茶点,放下桌板坐到了她对面。


        车厢和上次一样,除了他们二人以外没有其他的乘客。立香向列车长提出了自己的疑问,得到了“不知道为什么你只有在没有乘客的时候才会出现”这样的答案。至于为什么,列车长也想不通。

        “那之前也有过我这样的人出现过?”立香端着茶杯,是日式的绿茶,温度从指尖渗透到身体里。

        看起来是那样,却意外的细心。

        虽然曾经也有过中途乘车的例外,但像她这样的还是头一次。 

 

        “列车上只有列车长先生一个工作人员吗?”

        “嘛……这条线路的话的确只有大叔一个人。到了春天的话,北斗星的线路人手会增加呢……啊,前边是剑星灯塔,冬天只从这里路过一次哦。”

        不知什么时候,列车长从原来的位置到了立香的身边,轻轻揽过肩膀,探向窗户为她指向灯塔。

        猎户座车站,剑星灯塔,下一站大概是大犬座了吧。

        “冬季大三角线?”

        “小姑娘知道呢,真厉害。”

        立香歪过头看着列车长,回应她的是头发上的抚摸。


        “那……这是通向天国的列车吗?”

         灯塔旋转的光芒扫过车厢,忽明忽暗的视野让本来就是梦境的列车更加不真实。

        片刻的沉默之后,车厢内的光恢复原状,两个人也坐在了之前的位置上。

        “什么呀,本想让小姑娘留下个好的回忆,结果连这件事都知道。”

        有些抱歉又无奈的笑容,虽然看起来还是很懒散。

        “我大概也是因为看了些东西,才会出现在这辆车上的。”立香顿了顿继续说,“那,这是魔法吗?”

        “是,却又不是。”


        银河列车会载着死去的灵魂去向他们的终点,也是一切的起点——「根源」。万物从「根源」诞生,于「根源」结束。

        但每个人的「根源」却又不尽相同。

        列车只负责将他们送至「门」,每个灵魂将要独自到「门」内寻找并回归「根源」。而后从这个「根源」中,又将诞生出新的事物。

        只有诞生之前和死亡之后,生灵才能踏上这班列车。

        所以活着的藤丸立香才会是例外。还是连续两次的例外。

 

        “那这辆列车又从哪里来?”

        “小姑娘你的问题好多啊……”

        “神秘学爱好者真是对不起。”


        为什么说这辆列车是魔法?

        当「神」——第一法的使用者,诞生出「根源」后,继而诞生出了链接「根源」的方式——银河列车。

        它比万物更早出现于世,自然不是一开始便是列车的样子。它曾经是一阵有着指向的狂风;一块漂流于水面的浮木;一叶缓缓前行的扁舟;一架独角兽拉动的马车——一辆蒸汽列车。

        之所以现在它还是列车的样子,只是因为程式出了错误,却没有人知道该怎么修复而已。

        第一法的确存在,但已经没有人知道它究竟是什么了。


        那为什么说这辆列车又是不魔法?

        狂风需要指明方向;浮木需要流动的水流;扁舟需要船家划动船桨;马车需要车夫牵引缰绳,列车则需要一名列车长。

        只要要素齐全,魔法完全可以自动触发。但不知道是「神」有意还是无意为之,这条联系「根源」的通路,必须有灵魂来操作才可以正常的运转,而人的灵魂再合适不过。

        某种意义上来说,能被人所操作的事物,就已经失去了它的神秘性。

        但又无法从根本上理解,所以它依然是神秘的。


        “操纵列车的灵魂必须是活着的,不然它会第一个被送至「门」回归「根源」,对吗?”

        立香看着列车长的眼睛想要获得答案。

        回答她的是一个不置可否的微笑。

        “也可能是被「门」所拒绝的灵魂。”

 

        现在的话,立香有些理解乔邦尼的心情。

       ‘只要这个人可以获得幸福,那么我愿意在那发光的银河河滩上,持续百年去替他捕鸟。’

        只要这个人可以离开这辆列车回归「根源」,那么我愿意在这条孤独的线路上,持续百年去替他运送灵魂。


        “哎呀,大叔怎么给难得的聊天对象说这么沉重的话题呢——”

        列车长重新换上那副懒散的表情,靠在窗边,

        “小姑娘,你觉得冬季大三角看起来像什么呢?”

        “诶?像什么……?”

        立香歪着头想了想,

        “狸猫……吧?你看,参宿四和天狼星是眼睛,猎户座的星带像是狸猫的嘴,然后——”

        “南河三是头上的叶子对吧?从星星的叫法和形容都很东方呢。”

        列车长笑着,丢进嘴里一块饼干,又继续看向窗外的星海。


        ……?

        为什么会知道?

        立香每次这样说的时候,都会被朋友笑着说奇怪的形容,或者是‘原来日本的浣熊叫做狸猫吗?头上都有叶子呀?’这样的疑问。


        书中乔邦尼并不是独自乘坐列车,但现在没有另一个人。这样的话……


        “如果我是乔邦尼,那列车长是不是柯内贝拉?”

        “小姑娘是要不管怎样都和大叔在一起,去相同的地方吗?”


        但最终也会把我送回去的吧?毕竟是不该出现的乘客。立香虽然对于反问有些措手不及,但想了想,那是自己刚看过的书中的台词。      

        “列车长也看过那本书吗?”

        “算是吧,很久以前因为某些原因有看过。但硬要说的话,我难道不应该是捕鸟人吗?红色的胡子不是挺帅的?”  

        “你的胡子又不是红色的才不帅啦——”

        列车长划了一下自己下巴上的小胡子,嘟囔着“大叔就算不是红色也还说得过去吧”,一脸夸张的受伤表情。


        对话就停止在这里。

        远处的繁星和普通的夜空没有什么区别,但车身上却有着隐隐发光的,闪烁的星沙,气流也像是流动的星云。

        两个人都安静地靠在窗边看着星海。

        列车平稳地驶向前方。

        

        ‘天狼星站就要到了——天狼星站——’

        广播里有些奇异的女声宣告第二次短暂旅程的结束。列车长和刚才一样,不知什么时候坐在了立香的旁边。

        “我该离开了,对吧。”

        立香抬头看向列车长,他则又一次抚摸着她的头。

        “虽然是意外,但真的谢谢你。能够两次在这辆列车上陪我说话……不过不要再有第三次了,下次真的希望在正式乘坐的时候再来啊……”

        列车长抿了抿嘴,露出一副麻烦的表情。但立香知道,他是在掩饰自己不好意思,于是低下眼笑起来。

        

        列车的速度渐渐变慢,汽笛声告诉他们马上就要到达站台。

        “不过冬天快要结束了,也没机会再见了吧。”

        即使到了明年冬天,这条线路再次开始运行,藤丸立香也已经毕业离开这里。

        “北半球不都能看到冬季大三角?”

        “小姑娘你真是……没有第三次了!”

        列车长对故意调侃的立香发不出一点脾气,叹了口气,

        “虽然想给小姑娘一些纪念品,但很遗憾所有的东西你都无法带走。”


        立香觉得尽管有些遗憾,但这份记忆对她来说就是一件很好的纪念品。

        本来只有死后才可以见到的景色,她在活着的时候看到了两次。

        还有一个书中并不存在,却的确存在这里,在细微的地方理解她,有种莫名熟悉感的列车长。

        这好像就足够了。


        左肩上有些许的力度,还有额头上的触感,鼻尖上被胡须扫到有些痒。


        “虽然…小姑娘可能不会喜欢,不过大叔也只能这样当作谢礼啦。”

        列车长用温和的笑容看向立香,和上次一样摘下手套放到她的额头,

        “变成老奶奶的时候再来吧。”

        “列车长不会变老?”

        “应该…不会?”

        “太狡猾了——”

        “小姑娘醒了就不会记得大叔的脸啦,会不会老不都无所谓?”

        “没关系,我见到就会想起——”


        藤丸立香的身影和声音,随着汽笛声从银河列车中消失了。

        列车长收回半空中的手,将制服帽戴在头上。

        “到底是谁狡猾啊。”



        但事实的确如同列车长所言,直到冬天结束,同样的事没有再发生第三次。

        直到夏天来临,立香毕业离开迦勒底城,也一样没有。



tbc.

—————————————————

评论有产粮buff噢【呸

评论(5)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