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末キノコ

旮旯底养老院员工。
经常神智不清的深夜工作者。
不是在睡觉就是在赶稿。

昨天或者说今天早上快天亮 才写完那个最后已经开始胡言乱语了的粮 终于把脑子里抽烟喝酒烫头的于谦老师赶了出去【?

但我现在还是没放弃给两只咸鱼烫头【。
嗯………谁能把我拖出去打一顿把这个念头打死。


另外在琢磨养老院究竟从谁的视角开始写才好 这个如果要写估计会写很——长很长 然而脑子里连个大纲都没有只有一堆洞。我需要一个大公帮我把洞穿起来

⬆️是的昨天到最后也没有届到大公。又没届到。

评论